/

/

愛情只留下香氣(中)

愛情只留下香氣 | 黃旼泫x金鐘炫 / 黃旼泫x柳善皓

中 / 解鎖回憶的密碼

黃旼泫對他提到這件事時,是他們冷戰開始後的第三天。金鐘炫在客廳滑著手機,那人在客廳打開電視又關上,把金鐘炫的煩躁逼到臨界值邊緣才躊躇地開口。
「我的表弟要來住幾天。」
金鐘炫正在給網漫翻頁的手指頓了頓。
「不會打擾你的。」
「……隨便。」
金鐘炫已經懶得跟黃旼泫吵有沒有問過他的許可這種雞毛蒜皮的問題。反正他們對彼此浪費耐性的日子也剩下不多,把脾氣忍一忍省得分手分得更難看亦不是什麼壞事。

他們快要分手了。
起碼金鐘炫覺得在這件事上他們還是有共識的。
明明交往時遭到了那麼多人的反對,真正在一起後卻沒有堂堂地活了太久的時間。那些世界與我為敵的想法都是暫時的,為了生存他們必須向現實妥協,而兩人作為個體分別妥協後關係便生了嫌隙。
黃旼泫不喜歡金鐘炫每天持續到深夜的工作,金鐘炫也看不過眼家境不錯的公子哥兒活得如此不食人間煙火。他們來自不同的社會階層,本來就該是兩個世界的人;當初他們不被看好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海鳥跟魚相愛全都他媽的是意外。
靠著黃旼泫家裡給的生活費和金鐘炫大半薪水租下來的小公寓只剩兩個月的租約,金鐘炫早就在內心預設好了租約一完結自己就爽快地搬出去,反正崔珉起家的沙發還算好睡,撐個一兩星期不是問題。他們之間再怎麼山盟海誓的愛情都早已被逼人的現實磨成了灰,風一吹就飛散各處不見其蹤。
金鐘炫認真地想,之後再找男朋友的話一定要找自食其力有擔當的——

「哥~前輩、前輩,別發呆啦。」
長得活像行走人偶的後輩在他眼前揮了揮手,金鐘炫才如夢初醒。後輩整個人都彎腰掛了在掃把上,看到他回過神來才笑得把眼睛瞇成了一線。
「你剛剛偷喊我哥別以為我沒聽到喔。」
金鐘炫慵懶地撐起身子;外面正在下傾盆大雨,又是個平日的清冷上午,別說是客人了,今天連路人也沒有半個。
「前輩這樣子是會被訓的啊。」
後輩對他的發言避而不答;金鐘炫亦懶得跟對方追究下去。
「今天我是店長我說了算。」
嘴上這麼說著,金鐘炫還是走離了櫃檯。店面沒什麼可以整理的,要補上的品項亦已經整齊地塞滿了櫃子。他在室內噴霧的架子前停佇,思索了須臾後拿起代表晴天的味道往店內到處都噴了一下。
「為什麼今天的味道是SUNNY呢?明明外面在下雨的說。」
後輩把掃把放回了儲藏室,看到金鐘炫的動作後不解地問道。
「就是因為下雨,才要給客人與雨天全然不同的好心情啊。」
「那前輩……哥覺得我適合怎樣的味道呢?」
金鐘炫沒有忽略後輩的猶豫與彷彿是鼓起勇氣後才說出的那句哥,但他亦沒有表現出任何波動。他從架上拿了瓶雪松後往對方身上噴了幾下,再湊近對方嗅了一下味道才退開來。
「為、為什麼……是CEDARWOOD呢?」
「因為玄彬很適合這種令人放鬆下來的味道。」
他裝作沒有留意到對方的驚惶失措,抬頭朝後輩笑了笑後就去整理別的東西了。

他怎麼可能沒留意到後輩的示好。
這個後輩除了偶爾比較遲鈍外,長得比黃旼泫高比黃旼泫帥也比黃旼泫有上進心……嗯,怎麼想都值得考慮。
金鐘炫在後輩回頭偷看他時報以一個微笑。

黃旼泫帶回來的小孩長得跟那人差不多高,一口一個哥的倒是挺乖巧。只是待他一走開留下那兩人獨處,小孩馬上就吵嚷了起來,什麼要睡旼泫哥的床要用旼泫哥的沐浴乳都出來了。
原來是黃旼泫的瘋狂愛慕者啊。
金鐘炫在內心忍不住笑了好一會;交往的這些日子來黃旼泫身邊有意無意的暗戀者追求者太多,這些曾經是他們爭吵內容裡不滅的話題,如今金鐘炫都能一笑置之。
愛黃旼泫的人那麼多,少了他一個有名無份的人也沒什麼差。
小孩還在那邊半撒嬌半威脅地跟黃旼泫討價還價;金鐘炫抱著自己的衣服先閃進了浴室洗澡。
順便把自己貴兮兮的沐浴乳藏好。

他不像黃旼泫還在放無所事事的寒假,每日早出晚歸之下實在亦沒什麼跟那小孩打照面的機會。小孩總是跟著黃旼泫滿家地亂跑,金鐘炫在家時除非把自己鎖進睡房,要不小公寓內根本沒有能逃過那兩人對話的地方。
他慶幸自己早就從黃旼泫的雙人床搬回客房的單人床了——要不他所剩不多的耐心早晚會被那嘰嘰喳喳的小孩磨光。
大概他的膝蓋才會看不出來那小孩對黃旼泫有意思。小孩曾經在黃旼泫去洗澡時來敲響他的房門,支支吾吾了好一會才拋出重心問句。
——哥只是旼泫哥的室友吧?對的吧?
那種緊張的表情真是令金鐘炫的劣根性爆發。天知道他有多想告訴那孩子不是的,他跟黃旼泫是在他們每天晚上睡的床上做過愛的關係——然而想到後續會有多麻煩,他還是揚起了無害的笑容。
喜歡旼泫的話,要跟他說才是啊。
這麼回答完後,金鐘炫就關上了門;他實在受不了那小孩身上濃重的桃子香,自從不再跟黃旼泫同床開始他們之間就一直維持著遠得嗅不到對方香水的距離,現在再被灌滿腔不是那人身上散發的桃子味,金鐘炫只想吐。
那種味道熟悉卻陌生,確切地觸動他記憶裡跟黃旼泫有關的每一寸。那些曾經甜蜜的回憶,現在回想起來都是又苦又澀的。
反正現在擁有那種味道的也不是他了——金鐘炫用力往房間噴了好幾下空氣清新劑。

這天金鐘炫沒有排到關店的晚班,吃過飯回到家時就看到了黃旼泫在流理台旁洗碗的背影;那個小孩仍是一如既往地黏了在那人身旁,吵吵鬧鬧地嚷著睡前要吃炸雞。他的嗤笑不受控地冒了出來:黃旼泫都多久沒進過廚房了,居然還為了一個多年不見的表弟下廚。
小孩的雙臂纏住黃旼泫的腰,一頭黑髮在那人肩上磨磨蹭蹭了好久,又開始向那人討親。金鐘炫看著小孩彷若無人一般嘟著唇想親黃旼泫的臉,被黃旼泫以手肘撞開後又不屈不撓地再次黏了上去。此般反覆了好幾次後,小孩的唇才終於親上了黃旼泫的臉。
劇情精彩得令金鐘炫將近要鼓掌。
他實在沒有多餘的心力看那兩人你儂我儂,便在他們回頭之前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哥下禮拜的休日要一起出來嗎?】
螢幕上閃爍著後輩傳給他的訊息;金鐘炫想,自己大概是可以更理直氣壯地跟那種將成陌路的香氣道別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