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愛情只留下香氣 (上)

愛情只留下香氣 | 黃旼泫x金鐘炫 / 黃旼泫x柳善皓
(哇,我到底有多久沒更這邊了?前一陣子外遊,blogger在iPad上又不太靈光,結果一犯懶就……www  會慢慢把最近寫的東西搬過來的,雖然都是P101相關……)

上 / 初戀是桃子成熟的甜味

柳善皓幾乎是只帶了錢包就坐上了前往首爾的長途客運。
漫長的寒假裡最令他期待的就是這次首爾之行;柳善皓已經好一段時間沒跟他最喜歡的表哥——黃旼泫見面了。因為住在不同的城市,本來他們就只有新年秋夕這些時候能一起吃個飯,在那人去了首爾唸大學後就更難以見上一面。
然而那絲毫不損柳善皓對黃旼泫的喜歡:那人本來就是他們這一代中最優秀的人,不僅長得又高又帥,亦沒有任何架子,非常疼惜比他年少的弟弟們。柳善皓從小就喜歡黏對方,甚至被長輩們戲稱過長大後是要嫁給黃旼泫的孩子。
只是誰都不知道柳善皓的決心不是童語而已。
雖然唸完了國中,也大概知道班上在交往的同學是什麼一回事,柳善皓卻還是覺得世界上唯一能令他這麼喜歡的人就只有黃旼泫。他清楚那種喜歡跟喜歡爸媽、疼愛弟弟是不同的感情,他不僅是把黃旼泫當成尊敬的對象而已——他不想成為像黃旼泫的人,他想要對方一直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
柳善皓想,那怎麼都是比其他感情都要令他上心一點的喜歡吧。

「哥!」
柳善皓才剛下車,就看到了不遠處低著頭玩手機的高挑人影。穿著長版軍藍大衣與黑色短靴的人怎麼看都如模特兒一般令人注目,柳善皓忍不住漾起笑容就往那人撲了過去。
「啊?喂,你冷靜點。」
黃旼泫拍了拍他的頭,柳善皓又用力蹭了好一會對方散著微微桃子香的大衣後才站直。黃旼泫雙手按住他的手臂兩側,打量了他好一會後才再次開口。
「你是不是又長高了。」
「沒有吧?之前新年時我們不是才見面。」
「就是感覺你又長高了……你怎麼只帶一個背包就來了?」
黃旼泫探頭看向他的背後,看到柳善皓那扁平的背包後皺起了眉。柳善皓只是一臉理所當然地盯了回去。
「我不是去哥家住嗎!穿的用的都用哥的就好了啊。」
「你真是……算了,隨便你。」
黃旼泫無奈地舉起雙手投降。
柳善皓吵著要吃首爾的美食,黃旼泫便帶了他去了大學附近份量多又好吃的店。寒冷的天吃上一碗湯飯總不會出錯,黃旼泫一邊這樣說著一邊給柳善皓點了雙人份的量。
吃過飯後兩人逛了一圈大學校園,柳善皓拍了幾張照片傳給媽媽後,黃旼泫就帶著他逛起了比寒假時了無生氣的校園更有看點的週邊商圈。因為隔壁就是大學,所以街上有非常多有趣的小店,而且價位都不算高,是學生們耗時間的好地方。
黃旼泫帶他走進的是一家飄著外文歌曲的二手書店。

忘記我吧
滔滔洪水無法抹去我的足跡
因時間終將帶領我們前進

柳善皓對看書的興趣實在不高,隨便抓了一本印著電影海報的英文書就站了在一旁在書本的掩飾下偷看黃旼泫。
那人似乎是有想找的書才來的;他看著那人在翻譯小說的書架旁躊躇,翻找了一會後拿起其中一本便佇足閱讀。他看著黃旼泫靠在書架邊認真看書的模樣,覺得時間靜止在這溫暖乾燥、音樂如水流淌的一刻。
他哥的美貌真的不是凡人能及的呀。
柳善皓這麼逕自感嘆著,隨手胡亂翻了幾頁自己的書後又把視線轉回黃旼泫身上。那人似乎不怎滿意自己手上的那本書;只見那人把書放回架上後,修長的手指又抽出了另外一本。
柳善皓看著對方的手指翻過書頁,然後那雙似狐的眼睛突然抬起了視線看向他。他連忙低下頭把視線聚焦到書上的文字。

I love you. Not like they told you love is, and I didn't know this either, but love don't make things nice, it ruins everything.

他沒有看得很懂,然而這刻看不看得懂似乎也不甚重要。他好一段時間不敢再抬起頭來,裝作專注地看了一會書後,才發現黃旼泫早已放下手上的書站在一旁看著他笑。
「哥、哥怎麼了嗎?」
「沒,你不是很認真地在看書嗎,還是英文呢。別太在意我啊,你看完我們才走。」
「不不不沒關係的。」
柳善皓快速地把書放回桌上,不自然地站得筆直。
黃旼泫笑得掩住了嘴巴。

他們吃完晚飯、買好甜點回到黃旼泫的家時,已經是有點晚的時間。黃旼泫在打開門後順手開了燈,柳善皓馬上不客氣地溜了進去東拍拍西摸摸。
「不要亂動家裡的東西啊,走廊左邊的房間是我室友的,你可別進去。」
黃旼泫這麼囑咐著,柳善皓以排除法直接打開了右邊的房門走進去。
一如他所料,黃旼泫的房間亦是整整齊齊的,昏黃的燈光配上素色系的床鋪看起來就是一個完美的休息地點。房間正中央的雙人床看起來非常舒服,柳善皓正猶豫著要不要撲上去的時候——
「不許沒洗澡就跳上我的床!」
他只得摸摸鼻子退了回去,轉移審視黃旼泫書架上的擺飾。書架上除了擺放得井井有條的書本、CD外,還有零落的小飾物和……相框?
柳善皓不禁湊了過去:從簡的裝飾品之間放了一個相框,木框內的兩張笑臉一張是黃旼泫的,另一人就……柳善皓猜想那大概是黃旼泫的好友吧。照片的尺寸有點小,加上不足的燈光,柳善皓盯了好一會兒還是沒看出來另一人到底長怎麼樣。
「看完了沒?洗一下手就過來吃甜點吧。」
黃旼泫整個人都靠了在門框上,柳善皓連忙把背包放到一旁就跟著走回了客廳。

接下來的幾天柳善皓都只是跟著黃旼泫在首爾各處吃吃喝喝,過著幸福的廢人生活。雖說每天都能黏他的旼泫哥黏好黏滿,柳善皓卻不知為何對那人的室友特別在意。
除了第一天晚上有打過招呼外,柳善皓及後幾天都沒有跟黃旼泫的室友碰面。雖說是室友,他卻覺得黃旼泫和室友的生活似乎無甚交集,明明住在同一空間卻彷似陌路人。
怎麼都是一起住了兩年的人啊,怎麼可能彼此感情淡泊如水——他總覺得有什麼不太對勁,總覺得需要直接向那人確認。至於要確認什麼,他自己也說不上來。
終於在某天黃旼泫去了洗澡時,柳善皓忍不住敲響了走廊左邊的房門。
那人還沒換下衣服,開了門後就站在門邊一臉疑惑地看著他;柳善皓還學不會合格的寒暄,支支吾吾了好一會後才敢吐出問句。
「哥只是旼泫哥的室友吧?對的吧? 」
對方的表情僵了一瞬,迅即又變成了笑容——柳善皓想,好像之前也沒看這人笑得這麼溫暖過……
「喜歡旼泫的話,要跟他說才是啊。 」
那人這麼答非所問,拍了拍他的肩又關上了房門。

要結束單戀的話,他是不是也該做點什麼呢?
幾天以來柳善皓奉行把黃旼泫的衣服用品用好用滿的原則,就算是躺在黃旼泫的床上看著天花板發呆的現在,他身上亦穿著黃旼泫的睡衣、噴上了那人慣用的桃子香水。他這幾天似乎成功成為了黃旼泫生活的重心,然而這趟旅程總會有完結的一天,如果他什麼都不做的話,一切是否會極快地回到原狀呢?
他不想只當對方人生中一陣微乎其微的風起,他想要的是成為黃旼泫身邊那恆久存在的人。
柳善皓蹭了蹭還溢著淡香的枕頭;他想,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的。

柳善皓離開的前一天黃旼泫特地親自下廚煮了冰餃子(動詞應該用熱才是,但柳善皓想,開火的人是黃旼泫,那就是煮沒錯了),許是因為實在不想離開首爾,柳善皓在晚飯後依然緊緊地巴著黃旼泫不放。黃旼泫倒也沒太惱他,除了在他討親時不太情願地笑著把他推開外,對他嚴重妨礙洗碗大業的動作倒沒什麼抗議。
兩人拖到了黃旼泫的室友回來時還沒洗好區區幾對碗筷;柳善皓還在半撒嬌半耍賴地要求黃旼泫讓他親一下就好,那人在大門的密碼鎖起了動靜時卻緩了緩推拒的動作。
「善皓呀,如果要親的話,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呀。」
「咦?可是——」
「沒關係的。」
柳善皓想起前一天黃旼泫的室友對他說的話。說不定這就是最後的機會了。
他閉上眼睛,把唇印上黃旼泫的臉頰。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