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EVENTEEN / 圓奎] 日月星

日月星
★肉渣,跟KNK的歌沒什麼關係。



金珉奎在打掃到一半時收到了全圓佑的咖透。
除了一張照片外,那人連話也不給他多留一句;金珉奎才剛點開圖片就燒紅了臉。照片言簡意賅地只映出了對方自西裝褲的拉鍊間掏了出來的性器,全圓佑漂亮的手指握住了根部,赤裸裸的兒童不宜。金珉奎還沒回話,全圓佑想是看到他已讀了訊息,又給他發了一句話來。
——你知道要怎麼辦。拍影片發過來,我再想想今天晚上要怎麼玩你。
金珉奎覺得自己連耳朵都是燙的。
他不敢去悍逆全圓佑的意思,回到睡房把手機設好後便從浴室拿來了剃刀。他按下錄影,然後坐到面對鏡頭的床上。
金珉奎褪下褲子,羞恐地看了一眼鏡頭,然後把內褲也推了下去。他咬著下唇,左手拿起剃刀貼上自己的下腹。
全圓佑想看的分明是他把私處的體毛剃光的樣子。
他們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這樣玩了;金珉奎的體毛早就已經長回了本來的模樣。全圓佑偶爾要求他不穿內褲出門時,他亦會因為牛仔褲拉鍊可能卡到體毛而膽戰心驚。
金珉奎自己也是不討厭剃光體毛的。
他喜歡剃得光溜溜後被全圓佑粗暴地套弄著取笑他淫蕩;全圓佑下流的情話總令他不爭氣地啞了嘴巴只能臉紅,就連回想著對方的現在,他的下體亦自然地起了反應。
金珉奎害羞地抬眼看了一下鏡頭。
他幻想著全圓佑的眼睛就在鏡頭的另一方,幻想對方在收到影片後緊盯著他的身影口舌乾燥。他禁不住小小聲的呻吟,一邊輕哼著一邊動手小心地剃掉自己下身周圍的黑毛。冰冷的刀片貼上他越加泛熱的皮膚,待他把自己下體、囊袋剃得光滑時,他的男根亦已完全立正。
金珉奎把剃刀放到一旁、把視線移回鏡頭上,手掌握住自己的下體後緩緩套弄了兩下。他知道自己緊咬下唇的樣子一定會令全圓佑忍不住用髒話罵他是cockslut,然而這樣的想像令他更為興奮。
他沒有令自己解放,僅是玩弄了一下便站起來關掉攝影鏡頭。他把影片發給全圓佑,然後開始打掃地板的一片狼籍。
當他再次躺到床上時,全圓佑已經發來了回覆。
——你這種沒有羞恥心的小賤貨。穿上牛仔褲等我吧。
金珉奎想到對方定是在公司起了反應,便忍不住心生自豪。他把衣物都褪去,在衣櫥裡挑了一條低腰牛仔褲穿上後便在鏡子前拍了張自拍發給對方。
鏡子裡的他人魚線沒入牛仔褲的邊緣,鬆袴袴的褲頭叫囂著露出危機。
全圓佑這次回覆倒是挺快的。
——你明天不用出門了。
金珉奎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打電話取消了明天的健身房預約。

金珉奎才剛開門,就被全圓佑推到牆壁上。那人身上還是衣冠楚楚的西裝,眼神裡透出的卻已是明白的獸慾。他把公事包甩到一旁,一手按住他的肩膀,另一手已經摸上了金珉奎的肌肉。
「你看看你。」
全圓佑的手突然按上他的下體用力揉弄;金珉奎忍不住呻吟出聲。
「小色鬼。在家裡時都想著被我幹吧?真想讓大家都看到你這樣。」
「不要⋯⋯」金珉奎小聲地抗議。「不要其他人⋯⋯」
「不要?」全圓佑笑了一聲。「把我含硬我考慮看看。」
金珉奎幾乎是馬上就跪了下來解全圓佑的褲子;他拉下對方的褲子拉鍊,把男根掏出來後便張嘴把它含了進去。他賣力地討好取悅全圓佑,對方的手摸上他的頭髮時才抬眼看向對方。
「含深一點。」
那人咬住了一根剛點燃的香煙,話語都是含糊的。全圓佑一手拿著菸,另一手揪著他的頭髮把他往自己的方向壓;金珉奎被全圓佑按著後腦,只得張口讓對方的頂端頂上喉頭。
「乖孩子。」
全圓佑垂著眼看他,煙霧繚繞令金珉奎看不清對方滿足的表情。他的雙手緊握著對方的褲子,感到對方的胯間開始用力頂送,只得被逼著閉上眼睛。
他覺得缺氧。
可能是因為太幸福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