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EVENTEEN / 勳俊] 局外人

局外人
★靈感來自Al1勳俊預告。



李知勳久違地回到了李家的大宅。
出來迎接他的毫無意外地是文俊輝;他看著那人臉上的表情從生外變成驚訝,最後因喜悅而皺了起來。文俊輝伸手緊緊抱住了他,嗚咽與絮語在他耳裡模糊得像是隔了一層水波一般。
那人呢喃著不成邏輯的細語,在大門抱著他哭了好一會依然止不住淚水。李知勳笨拙地拍拍對方的背,因紅了眼睛鼻頭而神似兔子的那人才放開了懷抱。
「你先進來吧,我去準備一下你的房間。」
那人的口型好猜多了,李知勳模糊地想。
文俊輝把他拉了進來,關上門後就逕自上了二樓。李知勳脫下鞋子後再抬頭時,入眼的就只剩他熟悉又陌生的佈局。
他曾經日夜渴望逃離這個牢獄,然而當他失去能回去的地方時,最後能接納他的也只剩下這座死城。

李知勳在用過晚飯後躺到自己別離已久的床鋪上,欲閉目養神但腦內仍是充斥著他離城前的一幕。那些醜陋扭曲的臉孔拼湊出什麼惡毒的話語他記得一清二楚,歷歷在目的場景化成夢魘,狩獵他清醒的所有時間。
他不知道研究數學原來還要思考那麼多跟數學無關的事,數學以外的人事把他對數字的熱情也榨乾。他不願承認自己輸給了人類,然而那就是最赤裸的現實。
他勉強贏了極力反對他唸數學的父母,咬牙在城市挺了下來,卻還是輸了給多餘的系內高層。他在無力與憤怒裡沒頂,回過頭來只看到把他壓進水裡的手而不見援手。
他覺得自己會溺斃在絕望之中。

回來本是為了冷靜,相同的數字與符號卻沒有放開對李知勳的禁錮。他接受文俊輝無微不至的照顧,內心卻是無法在看到那人的笑容時平靜下來。
他不得不避開一看到他就活潑了好幾度的文俊輝,把自己鎖在書房裡,讓腦內那些源源不絕的算式填滿筆下的白板。
李知勳曾經以為離開了李家,自己腦海裡的數字就會找到出路。獨自闖了那麼些年,他只領悟到世界上比家裡更大更華麗的牢籠多去了。
他是一隻逃不出去的飛鳥。天下之大,容不下一個能令他安靜與所愛共處的地方。
顫巍地維持平衡的現實終究崩塌,曾經的天空壓到身上時李知勳聽到自己的尖叫。他像是局外人一樣看著自己推倒書櫃,耳裡轟隆隆的是書本撞上地面的迴響。他看到聞風而至的文俊輝在呆楞半晌後衝上來抱住自己,但那人在對他說什麼,他都已經聽不到了。

文俊輝走進李知勳的房間時沒有看到那人。
他用力地深呼吸;再次張開眼睛時,房間依舊只站著他一人。
文俊輝不能說自己很驚訝。李知勳的人生一向都只有數學,現在失去了這個支柱,失控而潦倒的人什麼都能做出來。
看到對方回到大宅就以為自己能給予他救贖顯然是太天真的想法。
他從小是李家的幫傭,老爺夫人移民後,大宅就只剩他癡癡地等著高中後就已經離家的李知勳回來。他一直都是喜歡著那位少爺的——聰明睿智又文靜冷淡的少年優秀得絕無僅有,而他作為少爺最親的兒時玩伴,實在難以不假設自己是對方在這世上最親近的人、傾倒自己的一切去迷戀他。
久別重逢,李知勳卻感覺比離家前更心不在焉。文俊輝沒笨到什麼都沒聽說;他只是被再遇的喜悅沖昏頭腦,自欺欺人地以為李知勳會為他而停佇。
他顯然是想太多了。桌面散落的信潦草地寫著什麼,文俊輝只消看了一眼,就感知到了不祥之兆。他顫抖著看完李知勳的信,握皺了信紙後奪門而出。

1013。
前台的人說沒有看到李知勳走出飯店。文俊輝拿了飯店方的鑰匙,摸索著找到了李知勳入住的房間。
他站在門前,發現不知道絕望原來是如此平靜的心情。他的內心毫無波瀾,拳頭僵硬地敲了敲門後他全不意外地發現沒有回應。
打開這扇門後,他的人生也許就會徹底地改變。


文俊輝扭開了門把。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